上市整车企业利润排行榜 more
1  哈弗H6(品牌:哈弗,销量:2265...
2  传祺GS4(品牌:广汽,销量:180...
3  途观(品牌:大众,销量:140442)
4  博越(品牌:吉利,销量:124432)
5  昂科威(品牌:别克,销量:116271)
 
 
 中国汽车报:因疫情而提速,汽车数字化金融迎来全新机遇
 
Time:2020-06-14

受疫情影响,上半年汽车消费市场遭遇重创。在行业低迷背景下,从中央到地方先后出台各类政策,扶持刺激汽车消费。然而,单纯的降价与产品增配已不能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开发灵活多变的金融产品逐渐成为厂商的促销利器和提高客户黏性的有力抓手,汽车金融正在成为汽车消费的新引擎。

与此同时,疫情使汽车金融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局,线上迅速成为业务的主阵地,获客、营销、审批、放贷被迫开启线上模式。汽车金融业一直在缓慢进行的数字化转型,因为疫情而提速,数字化汽车金融服务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这让企业竞争开启新局面,给消费者带来更便捷的用户体验。

疫情倒逼数字化进程提速

随着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数字化服务正成为汽车金融新的发展驱动力。业内人士认为,疫情阶段,线上化汽车金融服务凭借“无接触”、快捷、个性化定制等优势,能够避免线下接触和现金交易,防止交叉感染风险,备受用户青睐,也将在行业复苏过程中发挥更多作用。

灿谷风控中台负责人陈欣用“倒逼”来形容疫情给汽车金融数字化业务带来的推动力。比如,此前汽车金融服务中与客户面对面的接触几乎避免不了,受疫情社交隔离所限,不少汽车金融服务企业的远程线上业务系统快速上线。“我们曾经想过实施线上签约的方式,但并没那么快付诸行动,疫情迫使我们加快业务线上化的部署。”

当然,以远程线上业务系统为例,这种线上服务模式并非是疫情期间的权宜之计,陈欣判断这种服务方式在未来的业务中占比会越来越高。因为它使客户免去了奔波的辛苦,能够自主选择更加舒适的环境、合理安排时间,使用户体验得到很大提升。

除了疫情的催化,以大数据、人工智能、5G为技术引导的“新基建”浪潮在今年风生水起,这也给汽车金融行业数字化营销和风险控制带来更多机遇。陈欣解释,因为上述技术的加持,汽车用户的行为将逐步被数字化,从而给汽车金融企业分析用户行为提供了可能性,这在此前是无法实现的。

在营销层面,在合规的前提下,通过分析用户的消费习惯、生活习惯,有助于汽车金融企业精准投放营销策略;在风险控制层面,数字化手段也将提升汽车金融企业防范欺诈的能力。可以说,无论在后疫情时期,挽救汽车行业颓势的攻坚战中,还是未来汽车产业升级的持久战中,汽车金融数字化转型都大有可为。

数字基础设施相对落后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数字化转型必须要有工具,然而目前汽车金融行业的数字基础设施并不健全。陈欣将汽车金融数字基建分为金融和流通两个维度,从金融维度来看,又分为人、车和渠道三类。

首先,人的购车需求体现在其行为数据上,但该类数据比较匮乏且分散。眼下关键就在于,收集人行为的大数据比较匮乏。事实上,目前业内不乏有能力收集人行为数据的第三方平台,但这些数据都较为分散,相当于汽车金融企业只能拿到数据“拼图”的一小块,“拼图”不完整,很难对人的诉求进行准确判断和服务。

其次,一辆车在其生命周期会产生大量数据。新车是标准化产品,但国内二手车市场与美国等发达国家有据可循的情况不同,国内缺乏完善的评估体系,导致二手车交易一车一价,没有标准可言,更多考验的是交易双方的谈判能力,相当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换言之,一辆车在其生命周期内发生的一系列修养行为并没有被记录下来,基于此开展的二手车金融业务也受到一定制约。

同时,对于汽车金融的重要业务库存融资而言,汽车经销商的进销存、运营等数据,对于汽车金融资金方而言至关重要。但比较尴尬的是,大的经销商集团不愿意分享数据,小的经销商集团因为数字化程度低,多数还依赖于初级的记账方式,愿意分享数据却不具备提供数据的能力。

同样,从汽车流通的维度来看,汽车的物流信息仍靠调度员的笔记本和手机来调度,物流信息的数字化程度之低,也使很多诉求无法得到满足。

行业资深人士谢南补充说,汽车金融领域的数字化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多数企业不太重视数字化建设,缺少有经验的数据分析员,即使拥有大量数据资产,也因缺乏应用意识和能力,而难以避免企业盈利性变差的窘迫。

举例来说,在买方市场环境下,汽车金融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前提是资方具有风险定价能力,数字化最重要的工作是风险定价,可以为每一个客户量身定制“利率”,理论上保证资方每一笔业务都可以盈利。

“风险定价只能通过数据驱动,数据驱动主要依靠数据思维,否则即使有很多数据资产,也不可能实现风险定价。如果不能实现风险定价,资方可能无法盈利、4S店可能卖车更少、优质客户可能无法享受对应的更低价格,就会出现‘资方-车商-客户’三输的局面。”谢南说。

数字思维将是核心竞争力

在谢南看来,要改变现状,企业必须要拓展自身的数据思维。数据思维是数据资产和数据能力的“土壤”,直接影响业务发展。可以说,数据思维将成为汽车金融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数据思维既不是无所不能的上帝,也不是冷冰冰的工具,而是企业实现数据驱动与业务发展更好结合的过程。

陈欣则认为,目前国内的汽车金融业务多依托于汽车经销商开展,因此经销商也就是汽车金融业务触达用户的关节点,要率先实现数字化。与此同时,一些有创新精神的或有公信力的企业,如果能够站在搭建数字平台的角度,以政府或者行业协会为引领,组织大中型企业形成联盟,自上而下地共享数据,形成良好的数字生态环境,这对于汽车金融行业数字化水平的提升至关重要。

“数字化升级存在一定难度,并非每家汽车金融企业眼下都能驾驭,可以说是拉开竞争格局的一道坎。未来汽车金融头部企业将占据行业赛道主体,无法实现以数据驱动提升客户体验、无法从数字化变革中挖掘更多利润增长点的企业,会被数字化浪潮所淹没。数字化变局对于汽车金融企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陈欣说。

数字基建之我见

灿谷风控中台负责人陈欣:数字化让风险识别和产品个性化成为可能

未来,理想的产业互联网是车辆从生产,到变为4S店的库存,再到消费者手中是一条清晰的价值链,其中每个环节都有数据记录,汽车金融渗透到链条的每一环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

汽车金融既是数字化变革的推动者,也是受益者。因为数据更加公开透明,汽车金融企业能够更好地识别风险,也能为用户提供更加合理优惠的金融产品,整个行业也将更加规范和健康。可以说,汽车金融的数字化变革之路异常艰难,但行则将至。

◆汽车金融行业资深人士谢南:汽车金融应通过风险定价实现盈利

目前,汽车金融行业的数字化水平尚无法支持汽车流通行业高质量的提质升级,原因有二:一是汽车金融行业是汽车行业的下级行业,二是汽车金融行业发展落后于汽车行业。例如每一家汽车制造商有能力核算出每辆车的生产成本,至少可以采用成本定价法来保证企业不亏损,但大多数汽车金融行业的资方,却无法核算每一个客户的风险成本。

因为不知道成本价格(保证企业不亏损的价格),汽车金融多品牌市场的价格战此起彼伏,几乎所有资方的盈利性越来越差。大多数汽车金融公司经营本品牌之所以实现盈利主要来自车企的补贴,如果将这笔补贴从汽车金融公司财报中剔除,其盈利性可能与多品牌市场的第三方公司不相上下。汽车金融行业支持汽车流通行业高质量提质升级的前提是,汽车金融行业的大多数资方通过风险定价能力实现盈利。


版权所有:天津大学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