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整车企业利润排行榜 more
1  哈弗H6(品牌:哈弗,销量:2265...
2  传祺GS4(品牌:广汽,销量:180...
3  途观(品牌:大众,销量:140442)
4  博越(品牌:吉利,销量:124432)
5  昂科威(品牌:别克,销量:116271)
 
 
 数字化变革“咖”对话 | 汽车企业数字化转型领导力重塑
 
Time:2020-10-18

汽车产业经过近几十年的发展提升已然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其涉及面广、关联度高,对上下游产业和就业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对我国的经济增长、政策制定、文化繁荣和环境优化意义非凡。然而,自2018年以来,汽车市场遭遇阶段性下挫,行业利润缩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让汽车产业雪上加霜。与此同时,新一轮的科技变革正引发汽车产业的结构升级,主机厂、配套企业、互联网企业、信息科技公司、基建及运维公司等各方势力纷纷入场,用数字化、云计算、智能网联、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为汽车产业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而这些技术应用进而取得成效的关键在于汽车产业和相关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领导力又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中扮演何种角色?这是业界聚焦并亟待求真的话题。

20201014上午9:30-11:30,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和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数字化变革对话(第二回)邀请到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主席,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博导,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教授。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郭焱主任赵福全教授共议车企数字化转型中领导力相关问题,本次对话通过1直播、抖音和腾讯会议多平台展出行业内专业人士与研究学者受邀参会参加人数千余人



主持人介绍

郭焱主任,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汽车人力资源协会副秘书长,同时为EVS25国际程序委员会委员软科学牵头人、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才交流中心长风计划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家智库成员、中国汽车报社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和《中国汽车报社》有限公司汽车智库专家委员。郭焱主任在《Clean Technologies and Environmental Policy》、《管理科学学报》以及《中国汽车报》等国内外重要期刊杂志与报纸上发表论文100余篇。完成国家级、省部级以及企业课题50余项。现已出版论著9部,撰写企业诊断案例百余篇,其中40篇案例投入中国案例共享中心,在全国范围广泛传播。

嘉宾介绍

赵福全教授,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博导,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TASRI)院长。同时担任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主席。目前主要从事汽车产业发展、企业运营与管理、技术路线等领域的战略研究。赵教授作为特邀主持嘉宾与凤凰网共同创办了凤凰汽车《赵福全研究院》高端对话栏目,迄今受访的汽车行业领袖及知名企业家62人。赵教授主持开发过近20款整车和改款车型及10余款动力总成产品,主导完成了各类重大战略及管理咨询项目近100项,拥有授权发明专利300余项,已出版中英文专著10部,其中一部英文专著已被译为中文,发表中英日文论文300余篇,在主流报刊媒体上发表产业评论100余万字,在重大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200余场次,获得包括中国汽车报年度人物、纪念改革开放30年及40年中国汽车工业杰出人物、《21世纪经济报道》年度自主创新人物、中国经济网汽车行业年度人物等各类重大奖项30余项。

是继往开来,也是承前启后

对于汽车数字化战略与企业发展战略的关系这一问题,赵教授认为:数字化需要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这种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数字化技术实质上是对原有业务进行改造的手段。企业需要具有数字化运营的能力,只是限于技术的原因,很难实现数据的产生和流通,而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普遍应用帮助企业具备这个能力,还提供了所需数据储存的能力。从这个这个角度来讲,数字化并不是一个全新的东西。首先,数字化战略是一个企业在新阶段有了新能力之后如虎添翼的手段,如何利用数字化本身改进旧业务,实际上是让原来的业务降本增效。其次就是业务的存量和增量问题,数字化为企业带来了新的能力,拓展了原来的业务。数据量大、相互打通之后,既要让原来的业务更好,也会产生新的增量。因此,数字化虽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但一定是原来世界的继往开来和承前启后的过程。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发展战略的一部分,拥有新的技术,但最终还是要服务于企业,让企业可以走的更远,飞的更高。

车企转型,领导力必不可少

赵教授谈到,在企业发展的各个阶段都需要领导力,而数字化转型是新一轮技术变革引发的产业转型,更需要领导力的作用!数字化的转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既涉及到数据软件也涵盖系统硬件。数据一旦流通,部门边界就变得模糊,给企业带来更大的发展潜力,这同以往企业转型更新设备,实现生产自动化不同,数字化转型看不见摸不着,比以往任何一个阶段都需要领导力,需要企业领导者对数字化有深刻的认识。数字化转型的深水区在于自我变革,不仅领导者要具有前瞻性与战略性思维,而且还要带领员工走出舒适区,改变原有组织架构、运营模式与企业战略,实现数据在组织内部的打通。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正在从质变到量变,互联网从原来最简单的知识传播到即将进入万物互联,在机器之间传播知识,而前提条件便是通过数字化产生数据化,最后实现所有人造产品的智能化,数字化转型是一种大趋势,是历史发展的车轮,领导者不一定要懂数字化技术,但需要对数字化概念具有深刻的认识。

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企业

赵教授提到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企业数字化转型存在共性,首先,所有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都应做出巨大的改变,或者是能力投入包括思维方式和领导力;其次,同为制造业企业,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都是通过数字化和数据化进而最终实现智能化。而以客户为中心导向又决定了双方之间的差异,在未来整车企业更会强调基层、更会强调服务、更会强调做品牌,聚焦于服务集成,做生态品牌的角度。而零部件企业面临如此复杂的产业生态时,应该在关键技术上,围绕着数字化的产品,提高数字化的能力。数字化给产业带来的巨大变化还可能是,随着未来个性化定制化越来越普及的时候,客户可能会绕过整车企业,直接向零部件企业寻求定制化的产品和服务,在这当中零部件企业更应该具有前瞻性。

优化旧业务,开拓新业务

赵教授认为不应将数字化转型与传统业务发展相剥离,车企每一次转型也都要清楚地认识到,转型是既有新业务的诞生,更有旧业务的改进,并不是推倒重来的过程。它往往需要继往开来,承前启后,这也是当下企业实践中误区所在,认为数字化业务和传统业务一定是矛盾的。数字化是一种能让传统业务焕发青春的手段,能够做到原来传统业务做不到的,做好原来传统业务做不好的,为企业带来减本增效,利润增加的改变。

中国领导力的使能者(CLE

经济下行,疫情成为新常态,数字化与智能化等技术变革,倒逼企业必须面对数字化转型的变革。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把握时代机遇窗口,组建汽车企业数字化转型团队,做中国领导力的使能者(CLE,建立了“ ME.DO Motivation Evaluation. Deployment Output)模型,探索数字化变革的中国方法、中国实践、中国价值。

ME.DO模型将针对中国企业领导力评测、建设、发展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包括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性测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战略及商业模式测评、数字化转型创新项目团队测评、数字化转型战略(方案)关键影响因素、数字化转型战略(方案)制定、实施与评估测评、数字化转型战略(方案)的风险控制测评、数字化转型领导特质和领导风格测评、数字化转型领导技能和能力测评、数字化转型组织文化重构及组织结构调整、数字化供应链重构测评、基于客户导向的数字化转型流程体系测评、数字化转型领导力开发、数字化转型标杆案例开发、汽车市场预测模型及消费者趋势模型开发。

敬请关注

数字化转型对话将作为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和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的长期活动,定期邀请汽车行业大咖和领导力方面的学者共同做客,为大家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解读企业面临的数字化转型中遇到的问题。欢迎更多的学者和行业大咖的加盟!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与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将助力企业数字化变革,实现价值体系重构,打开数字经济时代的成功大门


版权所有:天津大学管理学院